广播IP化,或让有线电视鸡飞蛋打?!

作者:网站编辑   来源:本站原创    日期:2022/8/13 11:45:00    人气:60915

导语

本号推送了很多有线电视应该发挥DVB广播传输比较优势的文章,从技术和公共服务属性角度,不主张广播IP化
因为,泰信有过广播IP化的技术开发经历,看到了广播IP化的本质。
广播IP化会让有线电视进一步失去公共服务属性,可能会导致鸡飞蛋打的结局。必须尽快进入三网融合2.0时代,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

01

广播IP化弯路

有线电视捆绑机顶盒封闭发展成本高,是一个顽疾。而IP化标准开放,可解绑机顶盒,直接连接PC机和电视机,同时还可以扩展宽带业务。

所以,有线电视广播也应该IP化。

这个观点在很久以前,就成为有线电视行业的共识之一。我们也在广播IP化方向上进行过长期的探索。

可能很多人不知道,我们在业内最早开发高集成度的IP化数字电视前端设备

为了减少设备间的连线,我们的前端设备采用了当时较先进的2.5G光纤连接。

如果将2.5G带宽的UDP数据,通过光纤广播出去,到楼后再用分光器传输到每家每户,再使用一个功能简单的路由器,将要接收的频道过滤出来,直接送到电视机,可以节省一台机顶盒,还能提供丰富的NVOD信道,与外网结合可实现VOD。

我们先用FPGA做了一个电视路由器原型机一边连接2.5G光模块,一边连接100M电口,该电口与电视连接。

然而,在验证时发现,当时有的电视或机顶盒虽然有100M网口,但处理网络数据的能力实在是太弱了,很容易卡壳。必须用专用的高端芯片,成本很高。

即使现在,将高码率的数据送入中低配电视机或机顶盒,处理起来也很吃力。

随着研发的深入,我们逐渐发现,这类路由器在电信设备中已经有类似的产品,但供应商感觉将双向的IP协议用于单向广播的需求很奇葩:为什么放着现成的广播系统不用,非要IP化?广播IP化为什么不直接使用标准成熟的IPTV系统呢?

02

广播IP化后的盒子变多

在后续的实践中,我们发现IP化的视频数据,一旦进入常规的局域网或公网,就进入了不可控的复杂环境,容易丢包,IP广播质量也很难保证,必须使用专网。这时,我们就对IPTV必须是“私有云+虚拟专网”有了更深的理解。

广播IP化必须使用专用路由器,配置使用复杂,如果与电视芯片做在一起,会降低电视通用性,必须外接。虽然这个路由器后来与光猫做在了一起,但仍然是个盒子,其作用相当于DVB的高频头和信道解码器,等于把DVB盒子一分为二,反而增加了一个盒子。

我国IPTV端口和宽带上网端口分离,机顶盒只能专用后来,中国移动以集采电视机,用预置IPTV“软终端”的方式,推动电视机厂家的支持,想省掉这个盒子,但最后以失败告终。

这也是有线电视的IP化,必须使用两个盒子的原因。

03

广播IP化的最后努力

没想到,我们耗时数年、花费数百万,为了去掉机顶盒的广播IP化,反而又增加一个盒子,成本不降反增,让广播IP化成为多此一举的创新。

如果去掉专用路由器,让视频流直接进入电视机,就只剩下OTT服务器单播推流一条路,通过增加推流服务器,实现IP广播目的。

但是,这种模式在当时成本很高,降低推流成本就是创新方向。

我们的工程师又动起了脑筋:如果建立一个从硬盘到网口的硬件通道,减少服务器CPU的干预,通过大幅降低视频数据从硬盘到用户之间的算力,充分利用硬盘带宽,使用硬件进行多路并行推流,降低推流服务器的数量,成本不就可以大幅下降了吗?

于是,我们用FPGA搭建了一个环境。

经过一段时间的研究,发现实现这个功能是个烧钱的大工程,应该由英特尔或PC机芯片组厂家,在芯片组内实现比较合适

我们有了广播IP化的烧钱教训,再进入自己更陌生的服务器芯片领域继续烧钱,一定是找死,只能回头是岸。

随着“摩尔定律”的失效,以及互联网视频化,云计算面临越来越大的视频分发压力。

今年开始,云计算使用量大的互联网公司,开始进入服务器芯片设计领域,目的就是提高视频分发效率及AI计算能力。

或许,英特尔们不愿进行降低服务器需求量的创新,才逼迫互联网公司越俎代庖。

这与IP设备供应商,不希望有线电视在DVB上创新,避免减少IP化设备采购的道理是一样的。

04

反思广播IP化

我们做梦也没想到,让有线电视解绑机顶盒,直接进入电视的广播IP化,最后都会聚焦到芯片设计上。这些创新背后都有复杂的市场因素。

站在发展路径角度,广播IP化是电信运营商的必由之路,是有线电视的弯路。

但是,如果仅仅以创新爱好者的心态,做一些表面化的研究,有线电视广播IP化就是一个很容易走进去的弯路。而且是一个不符合产业发展迭代逻辑的换道超车误区,带来的损失可能是致命的。

从市场竞争角度,有线电视的广播IP化,就是与电信运营商的管道进行竞争;提高服务器推流效率,就是要参与云计算竞争,乃至要参与服务器芯片设计。

如果既要管道竞争,也要云计算竞争,就是要与三大运营商进行“算力网”竞争。进入《算力网对有线电视的影响》一文,可以看得更清楚。

IP是计算机产业屏蔽底层信道的上层协议应用,是整个互联网产业以及软件编程的基础。

过去的20年,在大量互联网、计算机工程师努力下,互联网产业取得了巨大的成就,也震撼了有线电视经营者

对这些工程师而言,只要信道够宽,延时够小,就可以忽略信道的存在。在他们眼里,基于IP协议可以实现一切。

如果让这些人规划有线电视的未来,有可能继续忽略基础信道的存在,全面IP化!并且很容易形成行业的“共识”。

当有线电视IP化成为一种政治正确,甚至因此上升为产业政策,就脱离了提高生产效率的创新本质。甚至,还形成了两个凡是:凡是IP化就是先进的,凡是DVB就是落后的。通信技术工程师因怕被贴上落后的标签,干脆闭嘴。

忽视基础信道技术、淘汰DVB、全面IP化的豪赌,引导有线电视放弃比较优势,用比较劣势与三大运营商的比较优势竞争,对行业的健康展造成了严重打击

基础信道包含了信道芯片,这些芯片以及原始设计主要来自欧美。而信道芯片设计,必须有扎实的数学和通信理论基础。我们在《聊聊美国的有线电视》一文中提到,有足够的数学人才,是美国信息技术创新发展的基础,也是美国有线电视产业的幸运。

广播IP化的背后,是有线电视人才结构的失衡。

05

有线电视IP化可能鸡飞蛋打!

DVB广播是基于基础信道的点对面通信技术应用,决定了广播面向大众的公共服务属性,而且必须具备公共产品功能。IP网是屏蔽基础信道的点对点的通信技术应用,决定了它的私人服务属性。

但在DVB广播与黑盒硬件加密系统结合后,就与机顶盒形成了捆绑,失去了公共产品功能,变成了私人产品。

广播IP化又增加了一个盒子,结果与私人产品更近,离公共服务更远。这时,有线电视要完成公共服务,就必须首先在IP网络私人服务上获得成功,再像运营商那样,用IP网商业利润补贴IPTV。

这等于丢掉广播电视传输主业,完全跨界进入电信运营商市场。但是,我国有线电视与电信运营商相比,缺乏IP网络私人服务基础,并且基本失去了市场机会。进入《先立后破,引导有线电视创新发展》,就知道这样做严重违背产业发展的迭代逻辑。

有线电视继续全IP化淘汰DVB的结果,一方面会继续削弱广播电视公共服务属性,另一方面是全面IP化成功的渺茫,就像总书记讲的那个买彩票的故事结局,很可能是鸡飞蛋打

进入《政府采购,老百姓看电视免费,重启有线电视公共服务属性》一文,查看文末的留言,就会看到大众高度关注有线电视的公共服务属性。这是有线电视存在的价值所在。

如果广播IP化再捆绑更多盒子,继续涨价,继续削弱公共服务属性,只能加速行业衰退,造成公共服务资源的巨大浪费。

06

必须重新认识DVB,与电视产业分工合作

在可预见的未来,OTT推流即使通过芯片设计创新,提高IP化传输效,也无法与经典的DVB相比。

我们在广播IP化上转了一圈,只能回到原点,深入底层,继续沿着DVB技术路线进行创新。

而这方面的创新成果DVBC2早就存在,并且已经实现了产品化。

DVBC2与4G、5G、WiFi等通讯技术,都遵循相同的通信理论,使用了相同的信道技术。

在广电行业争取5G经营权的这些年,5G的高带宽、低延时概念深入人心。而高带宽、低延时,是通过提高信道效率的方式获得的。

要获得更高的信道效率,需要从单载波到多载波,从低阶调制到高阶调制,还要兼顾能耗与物理信道带宽。

目前,DVBC2可以实现4096QAM传输,效率远超5G,与正在规划的WiFi7相当。

所以,DVBC2是很先进的技术,而且还有更大的潜力可挖。

进入以下推荐阅读,仔细观看文章中的视频,可以比较直观地了解DVBC2。

DVBC2基于优质的光纤、同轴通信介质,相对无线通讯的升级空间更大,是目前瓦特-比特转换效率最高的通讯技术。

基于多载波的DVBC2,后续的标准可以很方便调整信道带宽,将来传输16K元宇宙级别的视频时不需要信道捆绑。

目前,DVBC2已经成为一些电视机的标配,只要有线电视实现了安全加密传输与黑盒硬件的解绑,与电视厂家合作,按照市场规律,进行产业分工,不需要定制机顶盒,需更新前端调制器,就可以升级为DVBC2网络,大幅提高有线电视网络的传输效率。

当有线电视直接进入市场化销售的电视机,将像移动通讯产业那样,形成网络与终端的产业化分工,推动超高清产业的高质量发展,回归公共服务属性,实现电视媒体融合发展。

更重要的是,当有线电视广播服务直接进入电视机之后,就可以具备公共产品功能。这时,可以推动政府采购,帮助有线电视回归公共服务属性,推动超高清产业的发展。

07

反思创新

技术创新的目的是为了提高生产效率,创造更多社会财富。

技术创新必须在基础科学理论的指导下进行,不能受到其它因素的干扰。否则,这种创新就是盲目的。

而基础科学理论知识的掌握,取决于基础教育。

我们经常听到一些有识之士,长期大声疾呼要加强我国的基础教育。如果没有广播IP化的曲折经历,我们也感受不到这句话的份量。

总结泰信在广播IP化上走过的弯路,本质上也是对基础通信理论和基础经济规律理解不深的结果。

站在事后诸葛亮的角度,谁也脱离不开历史条件的限制,也都会为过去的无知感到惋惜,更不愿意揭开过去的伤疤,分享当年的无知。

本文的广播IP化教训分享,就是希望不再让广播IP化变成有线电视行业的悲哀,尽快打破信息茧房开放发展。同时也希望政府的干预,一定要符合客观规律,符合产业发展的迭代逻辑,尽量减少行业发展损失。

同时,我们也非常希望行业内的媒体,能为基础知识的科普提供便利,降低行业创新的盲目性,避免不必要的行业发展损失。

全文完,如果觉得对行业健康发展有利,就请随手点个赞和在看吧。
联系我们 | 客户反馈 | 法律声明 | 网站统计
©山东泰信电子股份有限公司
鲁ICP备06027107号 鲁公网安备 37010102000429号